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定位點
定位點

人物訪談

築路人-周慶茂先生

勘測隊行經絕壁
勘測隊行經絕壁

我民國22年出生,祖籍浙江,民國38年隨軍隊來台,民國45年退伍,民國46年調至花蓮參與橫貫公路的興建,以文山至伍橋、慈恩道路和隧道工程為主。

徒手打岩壁
在中橫開拓期間,我在技術總隊時是操作機械的,但是早期並無機具可操作,只能以手工打岩壁,在岩壁上以鋼釬(六角鋼筋)、鎯頭打洞,埋炸藥。

結婚蓋房子
一開始,我在文山工作,民國47年溫妮颱風後做完文山和西寶的工作,之後結婚,就到伍橋,我太太也跟著一起上山。我們的房子約二坪大,鐵片屋頂,旁邊拿草圍一圍,縫隙的地方拿樹枝塞,床板則用木頭舖齊後再把草放上去。

匯票薪水
一個區段的工程做完了,要發薪水,就派二個人下到合流工程處領錢,錢是用揹的揹回去!那個時候沒有什麼外人,不怕被搶。但後來負責送菜的犯人進來後就不一樣了。我們領的是三佰塊一張的匯票,帶到花蓮市也可以現用。

盡量存錢
結婚之前,我很少下山,盡量存錢,打算離開這裏,因為工作太危險了。若下花蓮市就去買金子!我將金子打成圈圈,像手鐲一樣戴在身上,以前我有三個圈圈,一個圈圈價值二至三萬,那時候的我可是有十多萬呢!其他的人也大部份這樣做。但也有人不這樣,他們認為什麼時候死都不曉得,所以發薪水就下花蓮市去花掉!

行動郵局
我記得行動郵局從我開路(民國46年)就有了,他們是借工務段的房子,在上面待一天,所有的信都蓋好章,收去後再帶下來,第二個人就輪替上去。當時,並不是每個人都會寫字,因此大家都會互相幫忙寫。

定時開炸
上工的時間,夏天大概五點多,天一亮就做,下午四點半左右就能回來,因為路在這個時候要開炸,不然會有危險。工程開炸是有一定的時間,不能亂炸。例如中午要休息,因為要炸過後,等我們吃過飯就開始清理,清過以後再打洞,四、五點下工後再炸,明天一早就又可以清了。

倒懸鑿岩壁
另外,若開路到一個新地方,還沒有路基,我們幾個年輕的開路先鋒就腰綁繩子,另一端綁在山頂樹上懸下來去打岩壁,等岩壁打好了埋雷管,炸了之後有路形,人可以走了,比較不會做路的人才跟進。

為國拼命
年輕的時候,退輔會跟我們講:『你們要去做這條路,要特別小心,這是為了國家做的事情,開出一條路來,以後國防上有重要用途。』,當時大家都是一個想法:國家好就好了,哪顧得什麼命重要!

于段長魄力
記得以前,在西寶國小附近路坍的只剩下一條小溝,當時的于寶楞段長真有魄力,跟副局長講:『這些不清掉的話,以後一坍方路就堵死,我一定要叫推土機推掉』。我和于段長是同鄉,他說:『周慶茂啊,無論如何,怎麼苦你都要趕工,一定要推光』。我說:『可以,油給我加滿,我儘量趕』。

搶修坍方
有一次,迴頭灣坍方關了很多遊覽車,當時上面石頭嘩啦啦地掉,于段長說:「周慶茂,我段長站在坍方的土石上面,若再有落石下來先打死我,你放心推。」就是這樣的段長,使我從下午五點鐘搶坍方,一直到隔天早上七點鐘,拼得我喉嚨整個淋巴腺都發炎了,我也願意趕工。

落石擊斷腳踝
記得民國48年,在伍橋附近打隧道,遭落石擊斷右腳踝,緊急送往陸軍八○五醫院治療。因治療很久,花費甚大,當時並無收入,緊接著長子出生,一家生活即將陷入困境!幸得老長官知道,來到醫院,讓我在公路局新成立的洛韶工務段接公文收發的工作,適時解除生活的危機。

落石擊傷左眼
民國50年,我考取重機械操作,負責天祥至大禹嶺間坍方清除及段內油料、工程材料管理。民國63年,又因搶修一四○K處坍方,不幸再被落石打傷左眼,無法操作機械,才調至美崙第三工務段,擔任內勤,直到民國82年退休為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