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定位點
定位點

人物訪談

築路人-葉勝傳先生

倍力橋先行通車
倍力橋先行通車

我是民國14年7月21日出生,日治時期曾任職於花蓮港廳土木系,台灣光復留職於花蓮縣政府建設科土木股,民國45年7月7日中橫開工後,我任職於合流工程處的工程課。

兵工來幫忙
工程是由東、西兩邊分別做過來。關原工務段成立,我到關原工務段工作,管區從金馬隧道到大禹嶺約八、九公里,工作包括:改路線、準備開工、蓋工務段及監工站。當年十一月初,來了二個兵工營,一個營屬於梨山工程處,我這邊的一個營則屬於合流工程處,一營有三個連,一連約一百四十至一百五十人左右,我的轄下有二連。

工務段工作
工務段的組織大分為二,一為工程,包括造路、造橋、隧道等工程,另外屬總務,包辦人事、伙食、補給及機料人員等。屬於工程的有二個監工站,每站約有五、六人。我是其中一個監工站的負責人,要監督兵工的工程進度,也要做工程估驗單,經由工程處核發工程款交國防部。

森林大火
兵工來時已是冬季,天冷水又少,一連一百多人分散搭帳篷住,中午吃完飯後,用空汽油桶裝溪溝水生火。有一次發生意外,就是利用汽油空桶生火洗澡時,冬日駐紮地附近每至午後常起谷風,冬季山林草木枯乾,火星被風吹起而引發了森林大火,大家四處逃躲,直到傍晚大家才回到工務段;這樣的情況曾發生過二次。

溫泥颱風
當時開路,在路線上的樹叫障礙木,我們用電鋸鋸斷後,木工就地取材拿來蓋房舍,用鋁片蓋屋頂。民國47年夏天溫妮颱風,記得那晚風很大,吹得屋頂的鋁片嘎嘎響,把鋁片的縫隙越掀愈大,屋內漏雨無處躲,風又從牆壁木板接縫處灌入,就算要撤退,但聽到外面樹被風吹的霹靂啪啦聲也不敢出去。第二天,天一亮出門一看,像我的兩手臂圈起來那麼粗的樹幹都攔腰折斷了!兵工的帳篷也不知吹到何處去了!

工作休閒娛樂
薪水是半個月算一次,以十五號劃分月份。政府發給棉大衣及棉被各一件。早上五、六點就去上班,下午下班後約五、六點吃飯,有的吃完飯很早就睡,睡不著就看書,我看的大部份是工程方面的書,其他人也有看小說的、賭博的,像打麻將、橋牌等。新婚或有眷屬的員工就住在霧社、埔里、花蓮等配給的員工宿舍,有的是將妻子介紹到段內工作當工友。

待遇優渥伙食好
工程處的薪水很好,當時在花蓮縣政府委任一級有一仟元左右,我們二仟六佰至二仟七佰元間。每月伙食費有三佰元,吃得很好,像火腿、罐頭魚肉、大白菜、高麗菜等比較耐久放的食物,這些食物補給是從埔里過來,像工程的材料、炸藥等因為中間的洛韶及古白楊都還沒開工,所以也是從霧社支線來的。

臨時工寮
臨時工寮

走日治時期的路
關原工務段就蓋在日治時期的派出所位址,我們測量,走的都是日治時代的路;在今日關原加油站上方約二百多公尺處,從金馬隧道到今日的大禹嶺隧道上方,日治時代通稱當地為分水嶺,因為一方要去霧社,一方要去梨山,一方要去花蓮的關係。古道路寬約有二公尺,路都做的很平。

建築在墓地上
民國47年8月被派到天祥工作,整地開挖時,才知道很多地方是墓地。像現在郵局旁的停車場一帶是日本人的墓地;青年活動中心是原住民的墓地,挖出很多生鏽的鍋子、刀子,還有像帽子、袋子的東西,骨頭較少。現在的電力公司服務處一帶也是。當時看到挖出的這些東西,那晚就沒辦法睡覺。至於這些出土物的去向,並不了解,因為是發包出去給廠商做的。

日治派出所
天祥在日治時代設有派出所、招待所及一間小學校,關原、洛韶、薛家場、馬場等地都有派出所,一般派出所的員工子弟都集中在天祥讀書。現在由天祥通往天主教堂邊有一排梅子樹就是當時的招待所,警察若要從新城走去關原,一天走不到,就在天祥住一晚,之後在晴崗(古白揚)再住一晚,才到關原。

拆日治建築取火
在天祥工作,雇用很多秀林鄉的原住民背東西或是工作,聽他們講起:天祥,光復後洗砂金的人很多,晚上過夜,若遇到下雨或寒流,就將建築物的木板拆下來起火取暖。原住民打獵或洗金人煮飯,也會拆去用,所以日治時代的建築物,多數只剩下地基。以前文山那邊有兩棵梅子樹,測量時經過曾在樹下吃中飯,那梅子可能是日本人種的,現在也沒有了。

古白楊監工
民國48年5月我去古白楊工務段,這是最晚成立的工務段,也是現在洛韶工務段的前身,當時的位址是現今新白楊服務站下面,路可接到天祥後面,我們出入都是走那條路(按:立霧溪掘鑿曲流古道),沿途有吊橋路途比較近。
後記:葉老於民國46年4月1日至49年11月任職公路局東西橫貫公路合流工程處,擔任助理工務員、工務員等職。民國49年11月至民國78年7月派任公路局第四區第三工務段,歷任工務員、幫工程司兼副段長、副工程司兼副段長。民國78年8月調派洛韶工務段段長至民國79年7月退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