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砂卡礑部落地圖繪製計劃

  • 發布日期:99-03-25
  • 瀏覽數:1161
研究單位

中華民國國家公園學會

作者

裴家騏、李文正、呉意琳

部落地圖的繪製在大禮、大同部落推展時出現了幾個值得討論的問題。首先,由於大禮、大同部落自日據時代開始受到殖民控制而現今又受到現代化與工業化的影響,許多傳統的生活習慣和知識早已因宗教信仰的改變以及市場機制以及國家的力量切割而破碎。雖然砂卡礑流域的部落歷經殖民與土地資源的剥削,但就重建傳統的過程而言,不論是大禮或是大同都缺乏有效的組織和領導人有力的號召,因此繪製部落地圖的組織與對部落事務的參予仍在初期發展的階段,也是成為當前部落地圖工作的首要目標。 第二、從繪製部落地圖過程中不斷的與住民進行充分的溝通,發現大禮、大同部落族人對於國家公園有著矛盾的情感。一方面希望國家公園能夠輔導部落推展部落文化和觀光及農業發展、另外一方面卻又極度的不信任國家公園。包括對部落地圖的繪製工作產生懷疑甚至有族人認為可能是國家公園是為了更進一步的控制當地土地和資源以及當地人的行動,所以展開部落地圖工作。在這一點部落族人和政府單位可能都需要冷靜重新思考之間的依存關係。 第三、雖然亦有人認為國家公園的存在未必不好,部落地圖和社區意識也需建立但是實質的生活改善與土地的自主權才是重要的,因此在現有經濟因素及當前的現實生活狀況考量之下,實在無法完全投入傳統文化的探尋及關心自然資源的管理。部分族人認為除了能夠繪製出具有史實及富涵資源價值的部落地圖,使部落住民能充分的了解與掌握週遭生活領域的事務之外能否獲得國家公園的實質的了解與協助,才能有助於部落族人參與共管與意願。例如大多數部落族人提出除希望養護砂卡礑林道及繼續修復三間屋至大禮、大同的步道之外並要求修築一條便於族人交通的產業道路,族人認為有一條小型的產業道路不但可以方便部落青年及老人常回故鄉凝聚部落鄉土情感也可以吸引一些喜好登山或對原住民文化較有興趣的人到部落裡進行生態旅遊,讓自己部落的人能夠領略到自己的土地和生態環境是有價值的而且可以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文化和自然環境的保育不但可以吸引國內外人士而且是能夠成為養家活口的基礎,否則為何要喜歡或感謝國家公園的存在,又為什麼要做部落地圖,做的再詳實也不過是在為自己部落寫下歷史遺書。 在繪製部落地圖的過程中,綜合許多族人的情感和建議。因此在部落地圖的建構上不但須重視過程也必須具有實質成果的呈現,包括政府單位實質上的協助與配套措施。繪製部落地圖重建部落組織和信心及其傳統規範和知識,實在無法一蹴可成,需有長期性的經營計劃。例如以部落地圖的建立結合社區林業或自然資源調查作為部落文史和資源管理人才的培育和鄉土文化教材的新起點,結合部落現有和未來可培育的力量共同進行歷史的傳承和資源永續利用,也許是可以期待的目標。